雷氏权威星座网

民间鬼故事 鬼胎神医

雷氏权威星座网 http://www.jllykx.org.cn 2018-12-30 09:21 出处:网络 编辑:

  说起神医,你们或多或少都与听过把。就像小编家附近就有个治疗颈椎十分厉害的人,人也十分老了,大概有个八十来岁,听说好多去大医院看没有治疗好的病,在他。那看个一次多年的酸痛就没了,收费也还好,不过他的子孙都不做这行,真的可惜。本期民间鬼故事,讲讲鬼胎神医的故事。



  乾隆年间,永安县突然开了家名为回春堂的医馆。凡是到回春堂看过病的人,都说郎中是个神医,但郎中长什么样,却没人知道。


  人们只知道这家医馆的规矩很怪,医馆内设一间诊室,病人进入诊室前,必须把眼睛蒙住,手提一个竹篮,然后由郎中的徒弟刘雨成送入诊室。病人进入诊室后,刘雨成就用一把大锁把诊室的门朝外锁。住。病人摸黑进入诊室后,只需把患病症状说清楚,郎中就会把药方放进竹篮中,轻击竹篮三下,示意病人摸黑敲开门带着药方离去。


  后来突然有人说,替人治病的郎中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鬼。据一个曾到过回春堂就医的人说,有次他进入诊室看病,听到了郎中说话,发现竟与刘德广的声音十分相似—刘德广曾是永安县中无人不知的神医,但在两年前就病死了。


  刘德广生前是个怪人。他替人治病,不但医术高明,收费还低廉得令人咋舌。谁知,自从他的独子小宝在他40岁那年离奇失踪后,他就性情大变,只要替人。治病就会狮子大开口。虽然刘德广变得十分贪财,但他。的生活却依旧很节俭。至于他赚的那些黑心钱都用在了什么地方,谁也不知道。奇怪的是,刘德广临死前吩咐妻子,在他死后不要备棺木,只需将他的尸体置于一个风大的高山上,先将尸体用皮鞭抽打三百下,再架起一堆木材焚毁即可。他的骨灰也不必收起,只需被风吹散就行。毕竟夫妻情深,刘妻也不好违逆丈夫的遗愿,只好依言行事。


  “鬼医”治病一事传开,很多人都信以为真。还有人拿出“鬼医”所开药方与刘德广曾开过的方子对比,结果发现,两张药方上的字迹竟然也是一模一样。谣言越传越盛,回春堂附近的几家住户联。名跑到县衙里告状,要求县令唐诏马上派人责令回春堂尽快搬走,他们可不愿与鬼为邻。唐诏马上派了几名衙役来到回春堂。虽然刘雨成一再。阻拦,衙役们还是很快把他控制住,闯进了诊室。结果,他们却发现所谓的鬼医既不是人,也不是鬼,而是一头大黑熊。


  衙役们将黑熊与刘雨成一同押回县衙。唐诏一拍惊堂木:“大胆刘雨成,若不想受皮肉之苦,就快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。”刘雨成瞅了瞅大堂上摆放的各种刑具,吓得浑身颤抖,很快就说出了真相。原来,他是刘德广的一个远房侄儿,常年以卖艺为生。有一年,他走在乡间小道上,偶然发现有一头小熊在一路跟踪他。他看小熊身体尚小,便想把。熊捉住后驯养,待其。长大后教些本事来赚钱。


  没费太大力气,他就把熊捉住了。突然,小熊用一个苍老的声音对他说:“雨成贤侄,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。叔父?”刘雨成吓了一跳,半天才明白,那个苍。老的声音竟是从熊的肚子里发出来的。就在刘雨成目瞪口呆时,那个自称是他远房叔父刘德广的声。音就向他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刘德广离世后,他的鬼魂被无常带到了阎王那里。阎王恼他生前赚的黑心钱太多,就令鬼差将他的魂魄囚禁在一头幼熊体内。刘德广的魂魄在熊的体内寂寞难耐,便想通过治病救人替自己赎罪。


  因为常年在外漂泊,刘雨成的身上免不了有几种慢性病。他试着让刘德广的鬼魂给他治一治,没想到。服下几服药就全好了。自那以后,刘雨成也不去跑江湖卖艺了,他来到永安县租下一套房子,开起了医馆。为防无。人敢登门就医,他就想。出了蒙眼看病这一奇招。


  对刘雨成近似荒诞的说法,唐诏自然不信。就在此时,突然一个声音。从熊的肚子。里传了出来:“刘雨成所言句句是实,就请大老爷饶过我叔侄俩,给小鬼刘德广一个赎罪的机会吧!”唐诏盯着那头熊的肚子一看,只见熊的肚子上隆起了一个被一大片稀稀疏疏的毛包裹着的大包。那个声音就是从大包里发出来的。


  事情虽然蹊跷,但唐诏认为治病救人终归是好事,便命人把刘雨成和那头熊都放了。这天夜里,突然有几个蒙面大汉敲开了回春堂的大门。刘雨成睁着蒙的睡眼,刚想指责那几人几句,突然一个蒙面大汉抽出刀架到他的脖子上:“爷爷我是黑虎山上的好汉,我们五爷得了急病,快让刘德广那。个死鬼帮他治治。”刘雨成不敢怠慢,只好轻声细语地把回春堂的规矩对蒙面大汉说了一遍。蒙面大汉也是个爽快人,便点头哈腰地对一个被两个蒙面大汉抬着的人,说:“五爷,就请您屈尊把眼睛蒙上去治病吧?”那个被唤作五爷的人蒙了眼睛提着个竹篮进入诊室后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:“原来是魏五爷大驾光临,几年不见,一向可好?”


  魏老五怔了一下,客套了几句后,才把他的患病症状说了出来。当他听到三声竹篮的敲击声后,才提着竹篮摸黑敲开了诊室的门离开。魏老五一从诊室里出来,就摘掉了蒙眼布翻看起了篮子。他取出了药方,点了点头:“对,这的确是刘德广的笔迹。”然后又纳闷地举起了一包药问刘雨成,“这是什么?”刘雨成盯着那包药仔细瞅了瞅:“好汉爷真是好福气,这是我叔父独创的奇药,不遇上贵人,他轻易不肯出手。”魏老五冷哼一声:“若我试过这药不管用,小心你的脑袋!”说罢,他和一群山贼扬长而去。
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